首页 > 财经 > 证券市场 |正文
国庆专题诺亚翻舟:风控流于形式?来看它那些年爆过的风控漏洞
2019-07-10 16:51:24 | 来源:新浪新闻 | 作者:
有限公司(下称“云南信托”)发行的云南信托-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云南信托-云涌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6款信托计划涉及其中,金额超过11亿元。云南信托回应称已报案,将采取民事刑事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

除了诺亚歌斐,云南信托和已经到期的中江信托、钜派投资相关项目,多个尚在存续期的基金和券商资管计划踩雷承兴国际。

承兴国际是如何伪造材料瞒天过海的呢?

一位诺亚财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他们很可能陷入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与承兴国际控股合作初期,我们核实过供应链融资业务所需要的应收账款合同、相关发票与贸易背景,发现承兴和京东等大型电商机构有业务往来,且相关应收账款合同、贸易背景与发票均确认真实无误后才放款;但后来没想到承兴国际控股竟然在真合同里渗入假合同,精心伪造了应收账款合同与相关发票等资料。”他向记者透露。

“事实上,承兴国际精心设计的骗局之所以被揭穿,是近期诺亚财富发现这家机构擅自修改了资金划转流程,引发对资金流向的质疑,通过调查发现其中的猫腻。”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市场传闻在诺亚财富发现承兴国际存在骗局后,罗静曾跑到汪静波办公室坦言“兑付不了,希望能继续发产品借新还旧”,但汪静波则决定报警。

针对承兴国际控股“骗局”,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在近日发出的内部信指出:“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爆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作为有一定规模的资管机构,确实很难百分之百规避风险。从这件事情的发生中,我们看到,管理上还有很多地方都需要提升。”

据澎湃新闻报道7月9日下午,京东集团就承兴事件作出情况说明。京东集团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附:京东有关承兴事件的情况说明

1. 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2. 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3. 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在提高自身专业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这意味着当前诺亚可能很难从应收账款付款方获得资金用于兑付基金本息。”一位私募基金人士透露。在他看来,目前诺亚财富要最大限度挽回资金损失,可能需要从上市公司控股权资本运作入手,毕竟上市公司壳资源依然存在一定价值。

风控流于形式

一位与承兴国际打过交道的金融机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承兴国际特别了解金融机构针对应收账款融资与供应链金融融资的风控侧重点(应收账款融资的供应链金融风控措施要求“商品流、信息流、资金流”合一)。具体而言,他们特别会包装“应收账款融资业务”,一是选择京东、苏宁等大型电商机构的应收账款作为供应链金融融资的“底层资产”,令金融机构感到风险可控;二是通过以往的成功融资案例向其他金融机构“游说”,让他们相信类似业务稳健且有利可图;三是通过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给自身增信,从而让机构“吃下定心丸”。

他直言,不排除其中还有金融机构“内鬼”配合,因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只要金融机构核查每一笔京东、苏宁等大型电商机构的应收账款合同与贸易背景,相关伪造资料就会“不攻即破”。

一位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风控总监直言,当前金融机构更大的风控缺陷,是风控流于形式,盲目跟风“流行”。“比如不少金融机构就看借款融资企业在其他金融机构同行是否成功募资,以此作为彼此合作发行产品募资的重要风控考核指标之一。”他告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承兴国际恰恰是利用金融机构的这个风控心态,将此前与诺亚的合作案例进行“包装”,为自身从云南信托、湘财证券等金融机构以同样手法套取资金“增信”。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诺亚财富发展态势迅猛,但规模的增长也考验着公司的风险管控能力,从2014年的景泰事件、2016年承销的悦榕基金“烂尾”、2017年踩雷辉山乳业、2018年子公司遭香港证监会罚款……近年来,诺亚财富在风控方面频现漏洞。

那些年诺亚财富爆过的风控漏洞

1、永宣基金

从2012年开始,诺亚帮助联创永宣发布的共5号基金,总投资额近16亿,资金投向多个矿山项目。

诺亚与歌斐资产称,拥有“顶级投资团队”,包括13位矿业投资专家、7位矿企管理专家、7位资本运作高手等;团队累计投资了22个资源类相关企业,无亏损案例。并且在推介资料中展示的储备项目回报率都在5倍左右。

然而基金成立之后联创永宣就出现了问题。许多媒体记者通过明察暗访取证,永宣1至4号基金的销售存在明显夸大和不实,而永宣5号则是彻头彻尾的骗局。

时至今日,7年过去了,投资人们只拿回了总投资的5.6%(8900万),收回本金遥遥无期。

2、2014年景泰事件

2014年8月,由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发行、诺亚财富支持募集的万家共赢景泰基金,却被爆出基金管理人景泰管理公司蓄意诈骗,擅自挪用通过诺亚募集存放在托管银行的巨额资金,被法院认定为“合同诈骗罪”,这款资金被挪用的产品曾被介绍为“诺亚最安全ABS”。该起案件被业内认为是2014年数起基金子公司风险事件中性质最恶劣、后果最严重的一起,直接导致了针对券商基金通道类业务的监管收紧。

3、接盘乐视

2015年10月,以协议方式转让其持有的部分乐视网股票给深圳市鑫根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鑫根资本”),拟定转让份额是1亿股,占乐视网总股本的5.39%,转让价格为每股人民币32元,股份转让总价款共计32亿元。鑫根资本完美接盘贾跃亭。

随后,2015年11月26日,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注册成立于注册资本48亿,其中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缴32亿。

2016年3月,乐视网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乐视流媒体广告有限公司(简称“乐视流媒体”)联合深圳市鑫根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鑫根资本”)设立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乐视并购基金”)。

2016年8月,诺亚财富旗下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认购优先级23亿元,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认购全部次级份额6亿元,公司全资子公司乐视流媒体认购全部劣后级份额10亿元。

随着乐视股价的持续下跌以及面临退市,诺亚的这部分钱面临全盘亏损。

4、悦榕基金

2016年11月,诺亚“悦榕基金”暴雷,这只曾经的“国内首只人民币酒店私募股权项目”,以烂尾收场。

六年前,全国五十余名投资人在诺亚财富推介下,共同投资了一只名为“悦榕基金”的私募股权基金,总投资金额高达10.7亿元。“3.4倍回报、4年半收回本金、6年后上市”,这只基金提供的收益目标极具诱惑力。

六年过去,这一项目不仅IPO失败,收益还在持续下滑。截至2015年底,基金净值仅为7.49亿元,净资产亏损近30%。此外,如果找不到人接盘的话,项目甚至会面临无法退出的尴尬囧境。

12月,当初投资“悦榕基金”的6名客户联名写信给证监会举报诺亚,然而最终不了了之。而诺亚CEO在对“悦榕基金事件”表态的时候,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投资有风险”云云。直到2017年底才完成退出,最终通过股权转让协议实现了1.3倍的退出净值。

5、辉山乳业

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遭遇沽空,一剑封喉,股价一日暴跌90%后停牌,至今仍未复牌。巧合的是,2016年一季度,诺亚旗下歌斐资产发行的“创世优选基金”中的1号和2号两款产品,总募集资金5.9亿元,全部用于购买辉山乳业的应收账款。一年后,沽空机构“浑水”发报告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这5.9亿应收账款系伪造,而投资者的钱,自然也随之不翼而飞。

据中访网零度调研报道,在辉山乳业存在债务危机的背景下,歌斐资产涉嫌将辉山集团的借款债权以应收帐款债权明目售卖。2018年7月31日,歌斐资产被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2018年11月,安徽证监局网站对芜湖歌斐资产存在信息披露不规范,防范利益冲突机制不完善的情况,决定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6、承兴暴跌

7月8日,港股惊现老千股集体暴跌行情,其中承兴国际控股(2662.HK)领跌80.39%。而诺亚旗下歌斐资产的“创世企业基金”就有34亿是投向承兴控股的供应链金融,承兴的董事长罗静7月8日在上海被捕,也标志着诺亚再度踩雷。

责任编辑: